<listing id="1zk55"><source id="1zk55"><input id="1zk55"></input></source></listing>
<listing id="1zk55"><video id="1zk55"></video></listing>
<xmp id="1zk55"></xmp>
<video id="1zk55"><ins id="1zk55"></ins></video>
<xmp id="1zk55"><video id="1zk55"></video></xmp>
全國咨詢熱線:400-6768-691

督察組最新通報:合肥、亳州、蚌埠、滁州等地典型問題!

發布時間:2023-08-10 10:47:29 人氣:

督察組最新通報.png

01

安徽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典型案例一 | 雨污分流不徹底 系統治理不到位 合肥市派河流域王建溝等區域水環境問題突出

20237月,安徽省第一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合肥市發現, 派河流域王建溝等區域整改不力,雨污分流不到位,雨天污水直排、溢流現象多發,水環境問題突出。

基本情況

派河是巢湖重要支流,總長60公里,流域面積585平方公里,涉及合肥市高新區、肥西縣、經開區等縣區,水環境承載負荷大,確保派河水質穩定達標事關巢湖綜合治理成效。王建溝為派河左岸一級支流,是巢湖流域42條攻堅河流之一,2022年度水質均值為劣Ⅴ類。近年來,派河水質改善成效明顯,但王建溝等區域水環境治理仍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督察整改不徹底,大量污水直排入河

2019年、2021年國家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均指出,肥西縣存在部分生活污水經雨水泵站直排派河問題。合肥市雖對上述問題進行了整改,但舉一反三不夠,排查整改不徹底,雨季生活污水通過雨水泵站直排派河問題依然存在。督察發現,合肥經開區桃枝路雨水泵站有截流污水溢流入河,在河面形成明顯污染帶。取樣監測顯示,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濃度分別為240mg/L、17mg/L1.62mg/L,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11倍、16倍和7.1倍。根據經開區建設發展局核算,僅20234-6月,桃枝路雨水泵站混流污水排放量高達50.5萬噸。 

桃枝路雨水泵站污水直排派河

督察組最新通報1.png

派河河面污染帶

2017年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群眾投訴反映肥西縣上派鎮衛星小區一期生活污水直排派河,肥西縣上報問題已完成整改并由合肥市城鄉建設局驗收銷號。此次督察發現,衛星小區一期部分生活污水仍通過雨水管道直排派河,取樣監測顯示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濃度分別為84mg/L、25.4mg/L2.32mg/L,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3.2倍、24.4倍和10.6倍。此外,晴天時肥西縣云谷路、寶成路箱涵均有污水直排派河。

(二)雨污分流整治不到位,雨天污水漫溢問題突出

督察發現,由于王建溝等區域雨污分流整治仍不徹底,雨天時有大量雨水混入污水管網,無法及時處理的大量污水又漫溢至雨水管網,通過經開區桃枝路、蓬萊路雨水泵站分別直排派河和王建溝,對河流水質造成污染。監測數據顯示,2022年王建溝年度均值為劣V類(水質目標Ⅲ類),督察組對經開區紫石路、排云路,肥西縣工廠路、肥光路雨水井取樣監測,氨氮濃度分別為20.2mg/L、13.9mg/L、11.3mg/L23.7mg/L,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19.2倍、12.9倍、10.3倍和22.7倍;總磷濃度分別為1.97mg/L、1.36mg/L、1.34mg/L2.66mg/L,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8.85倍,5.8倍、5.7倍和12.3倍。

督察組最新通報2.png 

經開區紫石路污水井漫溢

合肥市雖在王建溝等流域多個雨水排口建設了一體化污水凈化站、小型濕地等末端治理設施,但由于雨污合流,末端設施處理能力不配套,雨天時不能滿足處理需要。202210月至今,高新區祁小河流域櫻花路—杭埠路雨水箱涵凈水站共溢流44次,雨天集賢路雨水排口也存在溢流問題;高新區東支渠排口末端荷花塘人工濕地漂浮大量死泥,經監測,荷花塘人工濕地水質為劣V類。

(三)系統謀劃不到位,縣區各自為政,以鄰為壑

2010年合肥市啟用科學城污水轉輸管(10萬噸/日)將高新區南崗科技園、科學城、肥西縣桃花工業園、經開區新港工業園等區域污水通過12.6公里管道輸送至經開區污水處理廠處理。2016年西部組團污水處理廠投運后,科學城污水轉輸管一部分污水分流至西部組團污水處理廠處理。近年來,隨著城市的發展,上述匯水區域污水處理能力已嚴重不足,科學城污水轉輸管長期高水位運行,“晴天滿負荷,雨天超負荷”,雨天污水漫溢入河問題突出。2021年經開區為減輕轄區內雨季污水漫溢影響王建溝水質問題,在與肥西交界處污水轉輸管上建設了污水限流閘,限制肥西縣入經開區的污水流量,污水漫溢問題從經開區轉移到了肥西縣,雨天污水直排入河問題從王建溝轉嫁到了派河干流。2022年合肥市開展派河流域河長制專項行動,提出“不讓一滴污水進入派河”的口號,但由于高新區、肥西縣、經開區雨污分流整治不徹底,合肥市城鄉建設局對西部組團污水處理廠擴建工程提前謀劃不到位(預計20249月建成投運),雨天污水入河問題并未得到解決。

原因分析

高新區、肥西縣、經開區工程建設滯后,雨污分流整治不徹底,在水環境治理中各自為政,未形成治污合力;合肥市城鄉建設局對中央反饋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整改舉一反三不夠、統籌謀劃不足,在水環境治理中缺乏系統思維,導致派河流域王建溝等區域內污水直排、溢流問題一直未得到有效解決。

督察組將進一步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并按有關要求做好后續督察工作。

02

安徽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典型案例三 | 蚌埠市城區水污染問題整改緩慢污水入淮現象依然存在

20237月,安徽省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蚌埠市督察發現,蚌埠市城區雨污分流改造、黑臭水體治理、排澇站滲漏整治等問題整改推動緩慢,污水入淮現象依然存在。

基本情況

蚌埠市城區面積約 22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約134 萬人,雨污分流不徹底、生活污水收集不到位導致城區水污染問題頻發。2019年以來,中央及省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多次指出蚌埠市城區存在管網混接錯接、水體黑臭等問題。督察發現,相關問題整改普遍存在進展滯后、措施不嚴不實等情況。

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管網改造進度滯后,城區污水直排、溢流問題多發

第二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指出,蚌埠市管網雨污分流不徹底、混接錯接、管網缺陷等問題普遍存在。督察整改方案要求蚌埠市2023年底前全面完成整改,并明確2022年底前完成雨污分流改造65公里、錯接混接小區整治140個、合流制小區整治205個。

督察組調閱資料發現,蚌埠市政府印發了專項整改方案,要求提前到20236月底前完成城區污水管網改造工作,但市城管、住建部門推動整改工作不力,工程進度一拖再拖,改造目標任務大都落空。截至督察進駐,雨污分流改造約60公里、合流制小區整治160個,連2022年階段性任務尚未完成,進度嚴重滯后。2023年底要按期完成整改,需在剩下不到6個月時間內完成雨污分流改造47公里、錯接混接小區整治58個、合流制小區整治115個,任務十分艱巨。

督察組最新通報4.png

 

截至督察進駐時蚌埠市城區污水管網改造工程落實情況

督察進駐前摸排發現城區多處存在污水直排、溢流現象,其中龍興路截污閘大量黑色污水溢流至王小溝,溢流污水化學需氧量243毫克/升、氨氮12毫克/升,均超地表水Ⅲ類標準11倍以上;小蚌埠鎮排澇站上游600米處排口有污水排入四十米大溝。

督察組最新通報5.png

督察組暗訪發現,龍興路截污閘有大量黑色污水溢流至王小溝

(二)吳小街二號溝黑臭水體治理不嚴不實,返黑返臭現象嚴重

吳小街二號溝東西段橫穿淮上區,南北段由吳小街排澇站直通淮河,全長約7.5公里。第二輪省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指出二號溝水體黑臭嚴重,未納入黑臭水體整治范圍。2020年淮上區將二號溝納入農村黑臭水體治理清單,于當年12月上報完成整改并驗收銷號。

督察發現,二號溝黑臭水體問題整改驗收不嚴不實。根據蚌埠市住建局提供的資料,2020年二號溝有約1.7公里河道位于城市建成區內,且入河污染物以城鎮生活污染為主,應為城市黑臭水體,但淮上區未認真核實,將這部分河道納入農村黑臭水體整治,降低治理標準和要求。202012月,淮上區在未完成河道清淤和截污工程的情況下,即上報完成整改并申請驗收。蚌埠市住建局在組織現場驗收時未認真把關,認為二號溝位于城市建成區外,且基本完成整治,同意驗收銷號。事實上,直至20226月,二號溝治理工程才通過竣工驗收。

督察組最新通報6.png

2020年建成區圖,二號溝部分河道位于建成區內

督察組最新通報7.png 

蚌埠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驗收文件、治理工程竣工驗收材料

督察發現,20234月至6月二號溝多段水體返黑返臭,氨氮濃度范圍17.222.8毫克/升,下游河段大面積藍藻爆發。二號溝雖實施了治理工程,但截污不徹底,仍有大量污水進入。盛安路北端截污井旁有管道向二號溝直排污水,水面白色泡沫漂浮數十米;雙墩路截污閘有污水外排痕跡,在二號溝形成明顯污染帶;方溝與二號溝匯水處上游匯集大量黑色污水,僅用黃土壩隔斷,現場可見污水滲流。

督察組最新通報8.png 

二號溝多段河道氨氮濃度達15mg/L以上

督察組最新通報9.png 

督察發現,有管道向二號溝直排污水,水面漂浮白色泡沫

督察組最新通報10.png 

雙墩路截污閘有污水外排痕跡

督察組最新通報10.png 

黑色污水僅用黃土壩隔斷,現場可見污水滲流

(三)排澇站整治不徹底,污水直排入淮問題未根本解決

督察發現,因治理不力,吳小街二號溝每天有超7000噸黑臭水體經吳小街排澇站排入淮河,排口處有明顯黑色污染帶。

督察組最新通報11.png 

吳小街排澇站每天超7000噸黑臭水體排入淮河

此外,第二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指出,友誼路、龍子河排澇站入淮水體黑臭。整改方案要求蚌埠市2022年完成沿淮排澇泵站閘門等設施排查整治,解決滲漏問題。督察組暗訪沿淮排澇站發現,交通路排澇站的淮河入口處囤集大量黑色污水,水質觀感極差,經查閱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整改調度系統,蚌埠市于20221月即上報完成交通路排澇站閘門滲漏整治;75日現場檢查發現,該排澇站閘門滲漏問題尚未解決,集水池污水滲漏至閘外排入淮河干流。監測表明,閘外水體化學需氧量108毫克/升、氨氮21.7毫克/升、總磷1.85毫克/升,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4.4倍、20.7倍、8.3倍。

督察組最新通報12.png 

通路排澇站的淮河入口處囤積大量污水,發黑發臭

原因分析

蚌埠市有關部門對中央及省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反饋問題整改工作的重要性認識不夠高,責任落實不到位。市城管、住建部門對城區管網改造工作統籌協調不力,攻堅力度不強。市住建部門對二號溝黑臭水體整治驗收把關不嚴。市城管部門對排澇站閘門滲漏問題重視不夠,污水直排入淮問題整治不力?;瓷蠀^對黑臭水體治理缺乏系統性規劃,降低治理標準和要求。

督察組將進一步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并按有關要求和程序做好后續督察工作。

04

安徽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典型案例四 | 全椒縣古襄河水環境治理不力 久治不清

202373日,安徽省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滁州市督察當天,收到全椒縣“襄河化肥廠下”國控斷面氨氮濃度超標預警信息,汛期污染強度高達2.67。督察發現,全椒縣古襄河水環境治理效果不明顯,雖經多輪整治,但雨污混流、生活污水直排、治理設施不正常運行等問題依然存在,水質為劣Ⅴ類,群眾反映強烈。

基本情況

古襄河是全椒縣母親河,全長5.5公里,河水通過襄河排水涵進入襄河,匯入滁河后排入長江。排水涵距下游“襄河化肥廠下”國控斷面約1公里,日常為關閉狀態,在古襄河水位較高時開閘排水進入襄河。2013年以來,全椒縣累計投資2億多元,對古襄河開展多輪水環境治理,并在古襄河下游終點處,建成日處理1萬噸一體化凈水站,但治理成效不穩固,20219月以來水質逐漸惡化為劣Ⅴ類。

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系統治理不力,財政資金使用效益低下

在古襄河十年治污期間,全椒縣在源頭治理、科學治理、系統治理上謀劃深度不夠,在項目設計、組織實施、運維管護等方面論證不充分,成效評估機制落實不到位,雨污分流不徹底,治理成效不明顯,古襄河水環境治理依然任重道遠。

督察組最新通報12.png 

古襄河水體富營養化嚴重,河面漂浮死魚

2013年第一次整體治理投資1.3億元,但在2015年工程竣工后,水環境改善不夠明顯。2016年省環境保護督察推動了第二次整體治理工作,2018年全椒縣投資7000余萬元開展水環境治理,實施河道清淤,建設曝氣增氧、生態浮島、一體化凈水處理等設施,治理目標為地表水Ⅳ類。2019年治理工程竣工后,由于截污納管不到位等原因,水質無法穩定達到目標要求,202012月監測報告顯示,古襄河吳敬梓故居等河段氨氮濃度超過8毫克/升,水體重返黑臭。

20212022年,全椒縣在面對古襄河水體逐漸惡化困境時,依然重視不夠、力度不大,系統整治不到位。20232月前期督察發現,古襄河曝氣增氧設備嚴重損壞、水生植物大面積枯死,一體化凈水處理設施長時間停運,多年治理成果基本喪失,古襄河水體水質惡化為劣Ⅴ類,財政資金效用低下,環境效益成效不大。

督察組最新通報13.png 

日處理1萬噸一體化凈水站長期閑置,雜草叢生

(二)河道污染長期存在,沿線群眾反映強烈

古襄河周邊截污納管不到位,部分生活污水直排河道,水體富營養化、污染較重,附近居民意見很大。督察發現,吳敬梓路橋至襄河閘兩岸不足1公里內,多個雨污合流排污口向河體排污,河面油污明顯,經取樣監測,氨氮濃度3.4毫克/升,總氮12.1毫克/升,分別超地表水Ⅳ類標準1.3倍、7.1倍。袁家灣污水管網窨井,雨天大量污水溢流至古襄河;奎光路雨水口晴天排放污水;紅欄橋下存在雨污合流排污口,大量污水直排,取樣監測顯示,化學需氧量63毫克/升,氨氮18.6毫克/升,總氮26.8毫克/升,分別超地表水Ⅳ類標準1.1倍、11.4倍、16.9倍。

督察組最新通報14.png 

古襄河紅欄橋下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河道

督察還發現,古襄河日常環境管理不到位,河道清理打撈的枯草、垃圾等隨意傾倒在河堤內側污染河道。在古橋段傾倒點附近水體取樣監測,化學需氧量143毫克/升,氨氮5.6毫克/升,總氮10.3毫克/升,分別超地表水Ⅳ類標準3.8倍、2.7倍、5.9倍。

督察組最新通報15.png 

古襄河水體清理打撈出的垃圾隨意傾倒在河堤

(三)管理缺失,斷面水質超標問題突出

督察發現,古襄河河長制落實流于形式,縣、鎮兩級河長履職不到位,對襄河鎮污水直排、河道管護監督不力。成員單位聯動不夠,未及時交辦、處置污染問題,住建部門在開展治理及整改工作時,溯源截污不徹底,未正常運行、維護水體治理設施,其所屬園林所對水生植物管護不到位;水利部門在承擔水域及岸線管理保護職責時,監管缺失缺位。同時,全椒縣有關部門對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下發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排查整改獎懲工作管理辦法》《關于開展全省突出生態環境問題大排查大整治專項行動的通知》重視不夠,排查走過場,截至督察進駐前,省1+1+N”系統中未見管網不到位、污水直排等問題填報。

督察組最新通報16.png 

古襄河縣、鎮、村三級河長制公示牌

古襄河晴天積聚的污水,隨雨季開閘“順流而下”,影響下游國控斷面水質達標。20232月全椒縣多次降雨后,21221時至138時,襄河排水涵連續開閘約11小時,古襄河大量污水直排襄河,影響“襄河化肥廠下”國控斷面水質,氨氮監測數據多次超標,汛期污染強度達6.76,被生態環境部通報預警。調閱自動監測站數據發現,213日至715日,氨氮濃度超標109次;212日、618日、619日、73日等多日,該斷面均因氨氮濃度超標被預警。襄河排水涵開閘記錄顯示,“襄河化肥廠下”國控斷面每次因汛期污染強度高被預警的前23小時,襄河排水涵均開閘放水。75日,對古襄河中下游取樣監測,氨氮分別為3.6毫克/升、2.1毫克/升,水質為劣Ⅴ類。 

2023年以來“襄河化肥廠下”國控斷面氨氮多次超標

督察組最新通報18.png 

2023年襄河排水涵開閘放水及預警提示

(四)工作作風不嚴實,整改治理消極應對

20232月,生態環境部向我省通報“襄河化肥廠下”國控斷面超標有關問題,省生態環境廳向滁州市政府發函提示后,310日全椒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張貼不實公告,對外宣稱古襄河終點污水處理站啟用。督察發現,該站污水處理系統仍處于停運狀態,部分設備內長滿野草;河道原有曝氣增氧設備依然損壞嚴重。同時,全椒縣隨意在古襄河末端、襄河排水涵閘前凈水處理設施取水口附近添加絮凝劑,違反污水治理工藝流程。

督察組最新通報19.png 

全椒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張貼污水處理站啟用不實公告

督察組最新通報20.png 

反工藝流程在河道取水口附近添加絮凝劑

原因分析

全椒縣委、縣政府對古襄河水體治理重視不夠,打好碧水保衛戰決心不強,強調客觀原因多,查找主觀問題少,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排查整改推進不力。全椒縣河長制作用發揮不明顯,縣、鎮兩級河長履職不到位??h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重形式、輕落實,張貼古襄河終點污水處理站啟用的不實公告,整治工作不嚴不實??h水利局對河道管理和保護責任心不強,監管缺失。

督察組將進一步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并按有關要求和程序做好后續督察工作。

督察組最新通報21.png

來源:安徽生態環境

 


一體化HMPP泵站
<strong>一體化PE泵站</strong>
一體化供水泵站

在線留言

在線客服
服務熱線

服務熱線

400-6768-691

公眾號
返回頂部
日韩精品无码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日本一二三区作爱XXXⅩX_内射少妇36P九色_久久久群交毛片
<listing id="1zk55"><source id="1zk55"><input id="1zk55"></input></source></listing>
<listing id="1zk55"><video id="1zk55"></video></listing>
<xmp id="1zk55"></xmp>
<video id="1zk55"><ins id="1zk55"></ins></video>
<xmp id="1zk55"><video id="1zk55"></video></xmp>